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470章 债主上门

发布时间:2019-10-12 21:41:35

透视村医在花都 第470章 债主上门

荷花池畔,陈帆随手抓起一些饲料喂池塘里的鱼,一群各式各样的鱼儿争先恐后,如鱼跃龙门跳跃不已,陈帆身后,陈永望和陈永福两人双腿齐肩,微微弯着身子。

“你们想重新回来过大家庭的日子?”

陈帆喂完了五袋饲料,让太阳把大伯二伯两人晒得额头出汗,才随手用佣人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手,并轻描淡写地问道。

大伯二伯干等了两个小时,才见陈帆终于开口,连忙点头不迭,陈永望说道:“是啊,是啊,家主,过去,是我们糊涂了,我们不该分家的,都怪我,娶了一个柳家的女人,给这个大家庭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呵呵,大伯,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很多事,都是没有回头路的,就像你脑袋,无论你现在带什么颜色的帽子,它都会变成绿色的,难道不是吗?”

陈永望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嘴角嚅嚅几下,最终选择了沉默。

二伯陈永福叹息一声吗,说道:“少家主,我们愿意将所有的财产交出来,只求重新回到大家庭,没了陈家这块招牌……生意实在是……太难做了。”

“二伯,分家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吧,可是我听说你们手上的产值,缩水了不止一半,你们分家的时候,留下一堆烂摊子,现在,你们厚着脸皮要回来,让我继续给你们擦屁股?”陈帆神色微微一冷,“你们二人都是我的长辈,我这个做晚辈的,本来不该指摘什么,可是爷爷病卧在床的时候,你们应该正在美滋滋的数着财产吧,那一夜,只有我姑姑,我爸守着爷爷,你们又在哪里?现在,你们闹够了,想回来过大家庭的日子?你们还真是……无耻!”

听见陈帆这么说,陈永福的脖子缩在了肩膀里,陈永望则羞愧而怒,指着陈帆,怒道:“陈帆,别以为你当了家主,就可以肆意羞辱我,当初分家是我做得不对,但我也是受了那个女人的蛊惑,如今我和其他人愿意交出所有的财产,这对陈家意味着什么,你难道不明白吗?你的父亲这几天忙到彻夜未眠,你就想让他这么辛苦吗?”

“哦,大伯可真是能为我着想,我爸这么辛苦,不是拜你所赐吗?”陈帆没想到大伯会说出这么冠冕堂皇的话,他原本还残留的一点点犹豫也彻底消失,“大伯,二伯,好马不吃回头草,你们拿走了陈家那么多的财产,现在败光了,想回头,门都没有,以后除了清明和宗族祭祀,大伯二伯还是不要进这个家了。”

“你!好,好!没想到你小子是这样绝情的人,像你这样心胸狭窄的家伙,陈家要完蛋了,要完蛋了啊!”

陈永望嘶吼着,身体一软,索性瘫坐在地上,手打脚拍,就像一个市井泼皮一样,一旁的陈永福眼睛咕噜咕噜的一转,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可他看一眼荷花池的那一边,身体一个踉跄,同样栽倒在地,一只手捂住脸,低头呜呜起来。

陈帆正无语,却见远叔急匆匆而来,身后还跟着十多名年龄不一的男子,这些人一见到躺在地上的陈永望和陈永福两人,眼睛顿时冒出凶狠之光。

“远叔,怎么回事?”

陈帆一扫进来的这些人,显然个个面色不善,陈家虽然现在还没恢复之前的光景,可也不是谁都能进来的,尤其是这一处老宅,更是陈家的脸面。

远叔面露难色,瞥了一眼在地上的陈永望和陈永福两人,在陈帆耳边低声道:“家主,这些人……都是来要债的。”

“嗯?”

陈帆听见吴远这么说,顿时一愣,怪不得这些人气势汹汹,来者不善,原来是要债的,可是,陈家就算欠债,不也是向银行借贷吗,如今十多名债主上门,这是怎么回事。

正当陈帆费解的时候,一名大腹便便的男子一下冲到陈永望的面前,一把将陈永望给提起来。

“陈永望,你真会躲!”

“陈永福,你也在这里!”

“还钱来!”

“把我的货退给我!”

这些人在见到陈永望和陈永福的瞬间,一个个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将两人彻底围在中间,情绪激动。

“大家听我说……”

陈永望被一个比他胖的人揪住衣领,脸色变得比猪肝还难看,眼看着他就要被口水淹没,他眼睛咕噜噜一转,眸子深处闪过一抹怨毒。

“大家有事好商量,陈家的家主在这里!”

“嗯?”

陈永望这么一说,原本吵吵的众人顿时安静下来,转而看向陈帆旁边的吴远。

“你是陈家的家主?”

吴远连忙摆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大家伙认错了,我不过是陈家的一个管家而已,这位才是我们的家主。”

“咦,这么年轻?难道分家的传言是真的?”

一名男子上下打量着陈帆,目光里充满疑惑,而不少人,则心思开始活泛起来,在陈帆身上不怀好意地瞄着,似在盘算着什么。

“没错,我就是陈家的家主,大家这么随意的闯进我们陈家,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陈帆目光微眯着,这些人面孔很生

,并没有在陈老爷子的寿宴上出现,唯一的可能,就是陈永望,陈永福两人结交圈子里的人。

“呵呵,毛都没长齐,就能当家主了?哈哈哈,怪不得连我路某人的五千万都要耍赖。”

一名男子轻蔑地说道。

其他人也点头附和,一副同仇敌忾的样子,而陈永望,则在一旁暗暗阴笑起来,这一招祸水东引,熟的不能再熟,想要回来过大家庭是真,可是躲债也是主要原因啊。

听见男子刺耳的嘲讽,陈帆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吴管家,是我欠了这个人钱吗?”

“不是,是……”

吴远解释道,可他话还没说完,就见站在他面前的男子被陈帆一脚就踹飞进了荷花池。

“既然不是,那就不需要解释的理由了。”

陈帆摩挲着手指,看向一脸惊愕的其他人,“你们连谁是你们的债务人都分不清楚,就闯到别人家里来,怪不得会上当,我虽然年轻,可我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收起你们那些不该有的心思,找准你们的债务人,大伯,你别偷着乐了,你这种小伎俩,只会让人感觉到恶心!”

aa

通化治疗宫颈炎医院
巴彦淖尔治疗癫痫病医院
嘉峪关牛皮癣医院
通化治疗卵巢炎方法
巴彦淖尔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