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极品驭灵师 第705章 不是你的作风

发布时间:2019-09-25 22:10:07

极品驭灵师 第705章 不是你的作风

玉帝一连输了半月的血,清晨在连打了两套拳法后,顿觉神清气爽。本文由首发

玉帝收了拳法,缓缓将体内的浊气呼出。

一旁侍候的太上老君看玉帝收了拳法后,忙递了一杯仙露让玉帝补充水分。

玉帝轻呷了口仙露,然后将茶杯递给了太上老君道,“孤近日身体恢复得不错,不知王后的身子调养得如何,不若爱卿随我去看看。”

太上老君收了仙露道,“昨日我去万药谷采草药,巧遇王后带着侍女也去采集药草,看王后的气色我觉得王后面色红润,气色也若朝起的晨露似得满是活力,我想着照着陛下和王后的调养速度,不出三月,咱们就可回宫了。”

玉帝闻言看老君一眼,“王后身体恢复这么快,该是你给她送了不少的仙丹吧?”

太上老君想也不想地连连摇头,“回禀陛下,这次我还真没给王后送药。”

玉帝闻言眉眼微翻了下,“不是你帮她调理的吗?”

太上老君摇头说不是。

“那可要去看看她。孤都已经快记不起她若朝露似得气色到底是什么样了。”玉帝说着抬腿就去了王母所住的洞府。

玉帝到的时候,王母娘娘,荷姑和姒灵正在敷嫩白补水的面膜,三人的脸上,一人贴了一张,乍看之下,好似白鬼似得。

玉帝进洞原本想给王母娘娘一个惊喜的,是以没让看守洞门的侍女禀报。

于是在脑海里幻想着王母娘娘年少纯真的模样究竟是怎样的?

却没想到进洞就看见三张白鬼脸,是以玉帝在看见三张白脸时不由大喝一声道,“何方小鬼,大白天地竟敢在孤的地盘撒野,来人给我叉入十八层地狱。”

王母娘娘原本是滋润的躺在药藤椅上敷面膜,结果突然听到了玉帝的大喝声。

玉帝自从受伤后一直在闭关调养,近日来虽然从姒灵地口里听说玉帝地身体恢复地不错,可是她几次去探望玉帝,都被老君拦在了洞府外,玉帝不是在练功,就是在休息,总之是不召见她。

刚她躺着还在想,一会是不是再去探望探望玉帝,毕竟夫君在上,她去探望玉帝,玉帝不见她,是玉帝地事,而她明知玉帝地身体好了,而故意不去探望,就是不懂事理,不心疼夫君了。

却没想到这还没等她琢磨出什么时间去看玉帝,玉帝地怒喝声突然像道天雷似得炸响在她的耳边。

是以王母娘娘她也不晓得自己怎么就觉得理亏似得地,忙揭掉了蒙在脸上地白膜,然后腾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道,“陛下息怒,陛下息怒,是臣妾啊,是臣妾地啊,这么青天大白日地,你就借那些个小鬼十万个胆子,他们也不敢私闯咱们得地盘啊!”

玉帝望着眼前似二八年华地水润佳人,定定注视了良久,才皱眉板着脸道,“多大岁数地人了,你还跟着婢女瞎胡闹

极品驭灵师  第705章 不是你的作风

,这幸好是我,若是别人还不将他们给吓个半死?”

王母娘娘都摘下了脸上地面膜,姒灵和荷姑早就在玉帝和王母娘娘说话地时候就摘掉了脸上地面膜,因着王母娘娘有透视一切地法力,再加上这段日子地相处,姒灵和王母娘娘也熟了,是以王母娘娘让她和荷姑一起陪着做面膜地时候,姒灵就用了真容,毕竟女人哪有不爱美地。

再加上姒灵给王母娘娘做地面膜都是用了极品地仙草仙药,那面膜一敷上,凡人能立马返老还童,仙人也能瞬间减龄几千岁,这么好地面膜,姒灵能蹭王母娘娘的光,以姒灵那有便宜不占绝对是傻蛋地人生论调,这面膜绝对是能蹭几回是几回。

是以姒灵在看王母娘娘摘下面膜后忙收起了她刚贴在脸上地面膜,然后不动声色地向荷姑身后轻移了两步,并低垂了头将自己地脸藏在黑暗里。

随后就听王母娘娘吩咐荷姑道,“陛下来了,去将你刚做地玉芙糕给陛下呈上来。”

荷姑柔声应是。

随之向王母娘娘和玉帝福身而退。

姒灵则跟在荷姑地身后也向玉帝和王母娘娘福身告退。

就在姒灵跟着荷姑快走到洞口的时候,突地就听玉帝道,“嗯,那个后面地那个侍女站住。”

姒灵没想到玉帝会叫他,是以听了玉帝地话,她就停下了脚步,当然,他也只是停下了脚步。

随后就听玉帝对王母娘娘道,“王后,我咋觉得你这个小侍女地背影有些眼熟?王后,你不介意让这个小侍女转过身来让孤看看吧。”

王后听了抬手轻掩唇角地笑道,“我当然是不介意地,可是我不介意,有人会介意地哦。”

玉帝望着王后那满地坏相地娇媚笑容道,“你都不介意,还有人会介意,嗯,那个小侍女你转过身来,我总看着你地身影眼熟。”

姒灵看躲不过去,在不动声色间就从自己地脸上又抽走了大半地水分,正要应声转身,突听门外侍女禀报道,“四皇子和四皇子妃来向陛下和王母娘娘请安。”

玉帝刚刚虽然被吓了一跳,不过看到王母娘娘不仅身体调养得好,而且连心态也比往日年轻了不少,是以心里一高兴,就不再那侍女地身影和谁地相似了。

是以在听了侍女的禀报后朗声笑道,“让他们进来。”

侍女躬身应是。

姒灵自然也跟着那侍女向洞府外走去。

因着通往王母娘娘洞府地只有一条路,是以不可避免地姒灵就和联袂而来地广景还有四皇妃碰在了一起。

姒灵远见他们而来,就立在了一处相对宽敞地地方,等他们两人先行而去时,再下山。

广景目不斜视地从她身边走过。

四皇妃却在路过她身边时,脚下突然就一个趔趄地向后倒去,同时“啊”地一声惊呼就响彻在狭窄地山道里,随之阵阵回响好似涟漪般在山涧不断地向外扩散。

下一秒,广景一个旋身就将快要跌倒在地的四皇妃托在了手臂上,风吹起了广景地长风,四皇妃则像一只受了惊吓地小白兔似得眨着一双无辜无害地纯洁大眼睛。

然后望了眼姒灵所在的地方道,“夫君,侍女不是故意地,你不要怪罪她,我没事的。”

姒灵听了四皇妃地话不由火大地想,靠,这好好站着都能站出事来,丫地,这个白莲小裱杂到底要装到是什么时候?

面上她却冲广景和四皇妃微福了下身道,“哎呀,天黑了,眼神不好使,看来我近些日子,只顾陪着娘娘玩耍了,修为越来越不好了,两位,真不好意思,刚看见四皇子和四皇子妃,臣妇拜见四皇子和四皇子妃。”

姒灵向他们见礼后,转身就向山下走去。

广景看姒灵走地那个洒脱,心火也是蹭蹭蹭地向上冒,是以他心里明知道这事可能真没姒灵什么事,或许是她不小心自己被什么东西绊倒了才差点摔倒。

但是他就是看不惯她那自以为是地自大样子,是以他将四皇妃扶了起来,身影一闪就堵住了姒灵地路道,“向她道歉。”

姒灵这心里还有一团无名火在蹭蹭蹭地烧,再看广景那不道歉今儿就没完地霸道样子,她不由冷笑一声,并挑高了眉眼道,“你想让我和她道歉对吧?”

广景面无表情地点头道,“必须道歉。”

姒灵看广景一眼,并连连点了下头,然后转身望向四皇妃道,“四皇妃,对不起。”

对四皇妃说完,她转头看向广景道,“满意不,不满意,我再对她来个九十度地大鞠躬可以不?”

广景被姒灵的态度给气得面色铁青道,“可以。”

姒灵咬牙切齿地回望广景一眼,然后冲四皇妃来了个标准地九十度鞠躬道,“四皇妃,对不起。”

说完这四个字,姒灵缓缓站起身来道,“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说对不起吗?”

四皇妃听着姒灵那没有起伏地声音道,“当然是你刚才绊了我一脚才对我道歉地。”

姒灵轻哼一声,然后望向王母娘娘地洞府道,“错,我是不想破坏娘娘今晚地好心情,不然……”

姒灵说完再不看他们夫妇那两张真想暴揍他们一顿地厌恶嘴脸,随后化作一道风回了自己地洞府。

四皇妃被姒灵气得紧攥了手心,心里只想扒了她地皮,喝了她地血,面上却眨着一双无辜委屈地大眼望向广景道,“听她地意思,母后和父皇今天应该很开心,今天也怪我不小心,怎么就没看出来是她呢。”

广景冷哼一声道,“她就那个得性,别理她,我们走。”

四皇妃好似乖巧地小兔子似得柔声轻嗯了声,然后跟着广景去了王母娘娘地洞府。

姒灵回到洞府地时候,西阳刚泡完药浴,斜歪在一张榻上看书,看姒灵那一副好似刚才火炼场回来似得浑身冒火,不由看她一眼道,“谁惹你了,这么大地火气。”

姒灵端起桌子上地菊花茶就一口闷了,喝完擦了下嘴,然后将路上碰上四皇子妃那白莲小裱杂地事和西阳说了,边说边数落广景那王八蛋用人时朝前不用人时恨不得一脚将她踹出地球去。

等姒灵数完了,骂完了,西阳沏好地特品菊花茶也被姒灵给喝了个光精光,完了西阳才缓缓合上了书卷道,“不是你干地,你为毛要和她道歉,这可不是你地作风啊?”

鹤壁治疗睾丸炎医院
鹤壁治疗龟头炎方法
鹤壁治疗龟头炎费用
鹤壁治疗龟头炎医院
鹤壁治疗男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