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落魄修真第四百零九章被困

发布时间:2020-01-20 14:52:30

落魄修真 第四百零九章 被困

谁也没有想到有人会说金大师炼制丹药会失败。

所以当崔凯说金大师这炉丹药会失败的时候,尽管他说的很小声但依旧惹恼了一些金大师的仰慕者。

“年轻人如果你等会向金大师道歉的话我可以为你求情!”

一个中年文士走出来对崔凯说道。

“可是我并没有说错什么!”

崔凯看着眼前的中年文士冷笑道:“难道你们所谓的金大师就不能让别人评论了?”

“评论可以,但你满口胡言就不可以了!”

中年文士皱着眉头说道:“错误并不可怕,但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才是可怕的。”

“正好这句话送给你!”

崔凯回了一句中年文士。

哼!

中年文士只是冷哼了一声再也没有说话。

“宋先生真是太谦厚了,对这种无知的小孩就不能太客气,直接轰出去不就得了。”

“轰出去显得咱们太过小气了,我看不如让他在这里再等几分钟,等金大师的丹药练好之后,我想不用咱们轰他,他自己也就没脸留在这里了。”

众人一边说一边嘲笑崔凯,都认为他是一个白痴,竟看不出以金大师的炼丹水平怎么可能会失败。

很快住崔凯的周围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真空地带,那些距离崔凯比较近的修士一个个仿佛躲瘟疫一般离得他远远的,并且一个个的脸上都露出一副我不认识他的表情。

跟在崔凯身边的宇文盼秋脸上也有些不自在,她也没有想到崔凯一开口就惹了这么一个麻烦,不过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默默的站在崔凯的身旁。

只有崔凯自己并没有感觉出任何的不适,也并没有因为自己说那个金大师会炼丹失败而有任何的内疚之意。

因为崔凯知道,这一炉丹药肯定会炼制失败。

咔嚓!

一声轻微的声音悄悄地响起。

咔嚓、咔嚓、咔嚓紧接着不断有声音响起。

“这是什么声音?”

众人纷纷四处张望并寻找声音的来源。

“好像是炼丹室内传出来的声音。”

忽然有人小声的说道。

“炼丹室?这怎么可能?”

众人虽然不相信但还是第一时间看向了炼丹室。

当他们看到炼丹室时全部惊呆了。

只见金大师已经停止了炼丹,并打开了丹炉的盖子,一股黑烟顿时从丹炉中冒了出来。

炼丹失败了!

这些人都是炼丹爱好者,虽然他们并不会炼制丹药,但这不代表他们对炼丹不懂。

最起码他们都知道从丹炉中冒出黑烟是意味着什么。

“怎么可能会失败?”

有人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要知道这炉炼制的是聚灵丹,而聚灵丹不过是一级丹药而已,更何况金大师炼制聚灵丹的成丹率非常的高,而且在公众场合炼丹,金大师还没有失败过。

吱呀!

金大师推开了炼丹室的玻璃门走了出来。

“金大师其实失败一次也不算什么,毕竟没有人敢说自己一定会百分百的会炼制成功!”

“是呀金大师,也许并不是你的原因才导致炼丹失败,也许是丹炉使用的时间太久了,该报废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劝慰着金大师。

“诸位我没事,不就是炼制失败一炉丹药吗,放心我很快就会给你们在炼制一炉的!”

金大师并没有任何的架子,相反还很和蔼可亲。

“对了金大师,其实你这一炉丹药会炼制失败我知道原因!”

忽然有人喊道。

“哦!你说你知道我炼制这一炉丹药失败的原因?”

金大师的脸上忽然露出一抹兴奋地表情。

“不错,其实不仅是我知道,恐怕我们这一群人中就没有不知道的。”

那人一指卢明对金大师说道:“金大师,你炼制丹药失败的原因就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野小子诅咒你的原因。”

金大师听了不由的泄了一口气,他还以为这人真的看出自己炼制丹药失败的原因了。

“金大师,我说的可是真的,就是因为这人在你炼丹的时候说你炼制丹药会失败的!”

那人见金大师并不相信自己于是指着崔凯说道:“金大师就是这人说你炼制丹药会失败的!”

金大师随着那人的手指看向了崔凯,见崔凯不过是一个年轻的小胖子并没有在意。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知道什么?”

说着金大师就走向自己的炼丹室,他准备在炼制一炉丹药。

“谁说年轻就不知道炼丹的奥秘了?”

崔凯本来不想说话,但听到那个所谓的金大师张嘴就说自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心里就来了一股气。

“难道炼制丹药还要看年龄吗?我看这里很多人的年纪都一大把了,难道他们一个个都是炼丹师吗?我看这未必吧!”

崔凯看了一眼众人,那些年纪比较大的修士纷纷羞愧的低下了头。

“虽然不一定看年龄,但我想一个炼丹师除了天分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经验了,而一个仅仅只有二十岁的年轻人恐怕没有什么经验吧!”

金大师停下了脚步,上下打量了一眼崔凯说道。

“既然之前你说我会炼制丹药失败,那好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说说你从哪里看出我炼制丹药会失败,说的出来我向你道歉,如果说不出来……哼哼!”

虽然金大师并没有说崔凯说不出来会有什么后果,但那一声哼哼却让崔凯感觉并不是什么好事,不过崔凯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

“你之前的提纯虽然只有百分之七十,但总的来说也算不错了!”

崔凯第一句话就惹怒了众人。

“真是好大的口气,百分之七十还算不错,难道你能提纯的比这更高?”

“不能?”

崔凯很痛快的说道,虽然他家世代炼丹,但到了他这一代却是死活不肯炼丹,所以崔凯连最简单的不如等级的丹药也不会炼制,所以就更别说什么提纯了。

“不能你在这废什么话呢?”

有人怒骂道。

“是我说还是你说?”

崔凯一扬脖对金大师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不说了。”

虽然金大师对崔凯的话也是十分的反感,但他并没有像众人一样表现出来,这时又亲自对众人喊道:“谢谢大家对我的支持,不过咱们有什么意见的话,至少也要人家把话说完吧。”

说着金大师用眼神对卢明示意让他继续。

“接下来让各种灵草的汁液融合这一步,虽然手法并不算巧妙,但却十分的熟练,也算是弥补了手法上的先天不足!”

结果崔凯这话一说完又招来众人的非议,不过令众人奇怪的是这一次金大师并没有出言反驳,而是皱着眉头在一旁思索。

“难道说……”

一些精明一点的人似乎看出了一些什么,并紧紧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虽然他们心里并不认为崔凯说的有道理。

“提纯和汁液的融合这两部虽然有许多小毛病,但总的来说还算及格了,但问题就出在接下来的丹药成型的那一步!”

崔凯侃侃而谈,并不时的用眼睛扫过众人,不过遗憾的是,并没有任何人理会他。

就是金大师也是一副冷漠的表情,毕竟所有的人都知道自己的前两步并没有出现任何的差错。

“其实我说你这炉丹药会失败就是因为你接的那个手印!”

崔凯盯着金大师一字一顿的说道:“我不明白的是金大师你怎么会在最关键的时候突然停顿了一下。”

崔凯露出疑惑的表情,似乎在自言自语,也像是在询问金大师:“让我疑惑的就是这忽然间的停顿,虽然你停顿的时间很短,但我依然知道你会炼制丹药失败的。”

炼制丹药讲究的就是一气呵成,中间不能有任何的停顿,所以崔凯一见金大师结手印的时候停顿了一下就知道他这一炉百分百的会失败。

“小兄弟我为自己刚才的话向你道歉!”

金大师忽然走过来对崔凯弯腰道歉道。

“金大师,其实刚才那些话是我瞎说的,该道歉的是我!”

崔凯就是这样一个人,你越和他来硬的,他也就越硬。

但是当金大师不顾及自己的面子给自己道歉的时候,崔凯紧忙拦住了,并快速的对金大师施了一礼。

“刚才是我冒犯了!”

崔凯盯着金大师疑惑的问道:“只是不知道金大师能不能告诉我,刚才怎么就突然停顿了一下。”

金大师并没有立即说明,而是把崔凯请到了自己的那间炼丹室。

“其实我刚才一直在思索怎么炼制出二级丹药来。”

金大师自嘲的笑道:“堂堂青龙城第一炼丹师竟然炼制不出一颗二级丹药,这不知道是我的耻辱,还是整个青龙城的耻辱。”

呼呼!

煞气不断地冲击着卢明的**。

经过几天来的炼体,虽然他还没有达到炼体第一层的钢筋铁骨,但卢明的身体也有了明显的变化。

最明显的就是卢明的身体没有了一丝一毫的赘肉了,身材的比例达到了最完美的地步。

甚至在卢明的肌肤表面有了一层淡淡的金属光泽,而这就是即将达到炼体第一层的最明显的标志了。

不过卢明今天并不准备突破到第一层,因为他现在已经修炼了一天的时间了,体内的灵气有些不足。

更关键的是他并不知道突破到炼体一层时有什么特殊的变化,所以卢明等明天准备充足的时候在准备突破。

当崔凯和宇文盼秋准备离开丹香阁的时候,却被人拦了下来。

“两位我们丹香阁的阁主有请,你们还是跟我们走一趟吧!”

两名修士拦住了崔凯。

“哦,你们可以告诉你们阁主就说我没时间,有什么事让他去浮生客栈找我吧!”

崔凯说着就准备绕过两人。

谁知那两个修士身形一晃又拦在了崔凯的身前。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想绑架我们,可惜我们都是穷人,身上可没有灵石!”

崔凯暗中打量了一下两人的实力,结果他一个也看不出来,显然对方的实力都在自己之上。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在前面带路!”

崔凯呵斥道,既然自己跑不了倒不如去看看,反正他不相信那个阁主会对自己不利。

不过让崔凯恼怒的是对方连宇文盼秋也不放过,于是两人只好跟着这两人来到了丹香阁的二楼。

二楼内的一间房间内,一个胖乎乎的修士忽然说道:“那胖子来了,我先回避一下,后面的事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放心吧,我又不像你成天不着调!”

另一个人笑道:“说人家是胖子可我看你也并不瘦!”

那胖子还想再说什么结果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阁主你要找的那两个人被我们带来了!”

那两名修士说完就退了出去。

崔凯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这间房间,让他失望的是这间房间的摆设十分的简单,简单到整个房间只有一张床,几个蒲团而已。

当然还有一只炼制丹药的炉鼎。

“你就是丹香阁的阁主?”

崔凯问道:“不知阁主找我们有什么事情?”

“哼!”

丹香阁的阁主冷哼一声。

“你在我们丹香阁肆意的诋毁我们的丹药,已经造成了我们丹香阁巨大的损失了!之后更是在金大师炼丹的时候对他进行诅咒让他炼制丹药失败!”

“你说这些损失你怎么赔付我们!”丹香阁的阁主冷冷的盯着崔凯问道。

“那个我们只是随便说了说那些丹药的不足之处,至于金大师那件事,是他自己在结手印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才导致炼丹失败的,所以你不能把这些强加到我们的头上!”

没等崔凯开口,一旁的宇文盼秋急忙分辩道。

“说我们丹药不好这件事我可以不再追究,但你们诋毁金大师的炼丹水平这件事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丹香阁的阁主说着放出了一股淡淡的威压。

“哦,那你说怎么办吧?”

崔凯脖子一挺:“要灵石我一块没有;要命一条,不过你也得有本事拿!”

“灵石我们丹香阁可不缺,至于你的命我随时都可以拿,不过我对你的命没有丝毫的兴趣。”

丹香阁的阁主看着崔凯忽然笑道:“当然你要是能证明你的炼丹水平比我们的金大师的炼丹水平还要高的话,那之前你说的倒也有理!我可以不再追究!”

“可是我不会炼丹呀!”

崔凯有些无奈的说道。

密山市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邯郸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湖北最好的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兰州治疗睾丸炎方法
怀化看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