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崇祯:重征天下 第二百四十六章 爆破作业

发布时间:2020-01-16 18:29:46

崇祯:重征天下 第二百四十六章 爆破作业

三天之后,在堰塞湖实施爆破的时刻终于到来.

在这三天里,朱由检一分钟都没有合眼.他一方面指挥工人继续扩水渠,挖池塘,另一方面则是时刻关注着堰塞湖的水情.

此时正值春暖花开,冰川解冻之际,泾河上游来水极为凶猛,那堰塞湖的水面几乎是眼看着往上涨.而那坍塌的山头也并非铁板一块,有些xiǎo的缝隙已经开始往外冒水.

朱由检知道,冒水即是溃坝的前兆.眼下很多工作还没准备好,此时溃坝,不就前功尽弃了么?

因此他只得率领工人夜以继日地在湖坝上巡视,一耽现有冒水diǎn,便马上用沙袋封堵.虽然堵住了上百处冒水diǎn,可朱由检也明显感觉到坝体在强大的水压之下,已经有些不堪重负了.

他还嫌水渠和池塘挖得太慢,不得已之下,只得命林佑坤去调泾阳县城的秦王卫.其实他很不愿意让秦王卫出动,因为秦王卫就代表着秦王,随便一个xiǎo动作,都会受到阉党的关注.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他还无力与魏忠贤正面抗衡,最好尽量低调一些.

可眼下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得传下手令.但林佑坤回来之后,却是满脸不快.朱由检一问,才知道林佑坤与秦王卫指挥副使姚慕阳吵了一架.

原来这姚慕阳并非出自腾骧右卫,之前与林佑坤也并不相识.此次被划入秦王卫做了指挥副使,见dǐng头上司林佑坤与朱由检打得火热,却没自己的份,心中早就十分不爽了.

这次林佑坤又征调秦王卫去挖水渠,姚慕阳更加不满,终于忍不住道:"秦王卫只负责秦王的宿卫,像挖水渠这种卖苦力的事情,让地方官府出头,征用民夫去做不就行了?"

林佑坤素来对下属十分严厉,见姚慕阳居然敢dǐng嘴,不由得勃然大怒道:"这是秦王殿下的命令!难道你还敢抗命么?"

姚慕阳虽然极不情愿,但官大一级压死人,也只好赔着笑脸领命.但领命并不代表合作,他率领着手下来到分配的工地,却是出工不出力.几百人干了两天,还不如泾阳商帮的几十名工人干半天出的活多.

林佑坤气得要死,但也没什么好办法.毕竟这几百名秦王卫不是自己的嫡系部队,倒是听姚慕阳更多一些.

朱由检听完林佑坤的禀报,火气也一个劲地往脑门上dǐng,沉默了半晌才道:"秦王卫也是官兵.官兵从百姓中来,如今百姓有难,为何不救?眼下先不要管他们,等此间事了,本王再慢慢料理他们不迟!"

就在昨天,眼看水渠和池塘挖得差不多了,堰塞湖的水位也几乎要达到坝dǐng.再不导流,随时都有溃坝的可能.

可是手中虽然有了几百箱火药,朱由检还是心里没底.这爆破可是个技术活,放多少药,放在哪里都有讲究,搞不好就会弄巧成拙,引发灾难性的后果.可如今放眼全县,也没有一个会用炸药的,朱由检只能赶鸭子上架了.

于是从下午开始,朱由检为着以防万一,便开始疏散全县百姓,让他们暂时离开村子,到地势较高的地方躲避.

不料这项工作却遇到了极大的阻力.很多老百姓祖祖辈辈便居住在村子里,虽然地震将房子大部震塌,有些人还是舍不得离开,也不相信洪水能淹到自己的村子来.任凭孙传庭和衙役们喊破了嗓子,还是有约三成的村民逗留在村子里,守着家中的那些破烂.甚至有些工人也想不通,不愿意帮助乡亲们转移.

朱由检闻讯大急,第一次怒气冲冲地训斥孙传庭道:"你这个知县怎么当的?万一水情不受控制,淹死了人,这个你负还是我负?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今夜必须把老百姓全部转移到安全的地方!"

孙传庭被训得满面通红,只得再次挨家挨户地走访,苦口婆心地劝百姓暂避,就差给这些人跪下了.而那些衙役们的素质就没那么高了,皆急吼吼地嚷道:"你们今天要是不走,知县老爷就得丢乌纱帽!老爷的乌纱帽要是因为你们没了,你们还想得好?"

在恩威并用之下,大部分百姓还是转移了.只有些倔强的老头老太太,説什么也不肯走,宁肯死也要死在家里.给他们讲道理,这些人耳朵都聋得差不多了,也听不懂;若要来硬的,又真怕弄出人命.

在这个关键时刻,王妃蕊儿带着王府的女眷亲自来劝了.她却不像孙传庭那样着急,而是对着老人们轻声细语,娓娓道来.

对于老人们最担心的怕财物丢失问题,蕊儿也以王妃的名义保证,若丢了一样东西,王府三倍赔偿.这些老人们的心结才算是彻底打开,在蕊儿等人的扶持下,颤颤巍巍地离开了低洼处的村子.

等人员全部安置妥当,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孙传庭向朱由检禀报完毕,也不禁感叹道:"古语有云:民可以乐成,不可与虑始.这些百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就是不肯相信官府的话."

"这不能怪老百姓."朱由检心中大定,疲惫地説道,"官府忽悠老百姓时间太长了,老百姓已经习惯官府説了不算.要重新挽心,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殿下!听説今天要炸开.[,!]堰塞湖,存棋也来看看."骊山郡主朱存棋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

朱由检忙道:"郡主,这地方非常危险,你还是赶紧回西安城吧!"

"殿下都不怕,存棋为什么要害怕?"朱存棋微微一笑,举起手中的食盒道,"听説殿下已经三天三夜没有休息,也没有好好吃饭,这怎么行!存棋为您带来了些食品,请将就吃些吧."

"郡主,辛苦你了!"朱由检感动地道,"不过这会儿我实在没心情吃东西,还是等会儿炸开大坝再説吧…"

"殿下才是真的辛苦!"朱存棋望着朱由检那布满血丝的双眼道,"既然殿下不肯吃,存棋更不能走了,一定看着殿下吃完才行!"

此时工头郝大明来报:"掌柜的,都准备好了!"

朱存棋抬头望去,见堰塞湖的坝体上已经开出了一条浅浅的导流渠.在导流渠的上方,接近坝dǐng的地方,则掏出几个大洞,洞内填满了黑色粉末.几条长长的导火索从洞中伸出,一直连到众人脚下.

"殿下,那些洞里盛放的是火药么?"朱存棋悄声问道.

"不错!"朱由检笑道,"郡主,想不想放个大炮仗?"

朱存棋慌道:"您是要存棋diǎn燃导火索么?不,我不敢!"

"没关系的,这里离爆炸diǎn远着呢!"朱由检説着便将火折子强塞到朱存棋手中,"其实我都试爆过好几次了,填药量应该刚好能将坝dǐng炸开一xiǎodiǎn,让湖水倾泄入导流渠中.万一没控制好,咱们站的这个地方地势较高,洪水也淹不到."

"那…那我diǎn了啊!"朱存棋颤抖着双手,将燃烧着的火折子抵上导火索.那导火索都被油浸过,即使刮风也吹不灭,火苗便顺着绳子一路向上,缓缓地接近爆破diǎn.

"郡主,捂好耳朵!"朱由检提醒道.

"啊…好!"朱存棋刚听话地捂住耳朵,只听数声响彻云霄的爆炸从山头传来,大地都被震得轻轻颤动.上方却是一片硝烟弥漫,什么也看不清楚.

朱由检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忽听郝大明惊喜地道:"掌柜的您看!水都流进导流渠里了!"

朱由检定睛看去,果然见一条白练从山头倾泄而下,准确地注入导流渠中.原来这爆炸真是恰到好处,只在山dǐng开了一个xiǎo口子,湖水只能从口子处缓缓溢出,并未出现决口的现象.

"成功了!"周围的人一片欢呼.朱由检也长出一口气,却还连声吩咐道:"别光顾着高兴,该干嘛干嘛去!郝大明,你继续盯着湖水,如果湖水下落到口子下面,就继续安放炸药,一xiǎodiǎn一xiǎodiǎn地炸开!解胜,你派人去到各处水渠池塘,查看分洪的情况!孙大人,你和衙役们还得辛苦一趟,去维护好安置diǎn的秩序,让老百姓不要急着返回家中!…"

一通命令下达完毕,众人各自去忙,朱由检终于歪倒在露天的榻上,揉了揉血红的眼睛道:"实在挺不住了,我先眯一会儿,有事马上叫我!"

"殿下,您还没吃东西呢!"朱存棋忙拦住他道,"饿着肚子睡觉会不舒服,您还是先吃了这个鸡蛋吧…"

"哦…谢谢…"朱由检此时已困得睁不开眼,接过鸡蛋便要往嘴里送.

"还没剥壳呢!"朱存棋忙攥住朱由检的手腕.二人肌肤相接,朱存棋不由得脸颊一红,轻巧地替他剥了鸡蛋壳,柔声道,"现在可以吃了!"

朱由检迷迷糊糊地将鸡蛋送入口中,嚼了两口,突然道:"郡主,你帮我看着那叙药,可千万别让工人们用多了,一次最多只能用五箱!"

朱存棋忙起身帮他传话.回来之时,却发现朱由检已经含着半块鸡蛋,鼾声如雷.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怎么预约
深圳仁爱医院有哪些医生
贵州癫痫病好的医院
深圳做妇科全面检查的医院
河南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