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江南】菩提雪(小说)_a

发布时间:2020-01-16 23:53:11

【年轮】

我是佛祖菩提下的一株青莲,一直一直都在等待一个人。只是,我却怎么也记不得到底是何人。

然后我听到佛祖沉重的叹息,他说我该难过。可我并不知道什么叫伤心。我不知道什么叫做悲欢,我只记得,我是他菩提下的一株青莲。

【不是蒹葭也苍苍】

宛京热闹非凡。

大街小巷之人早就得知今日是太子宫玄成亲的大日子,若是错过了这场热闹,作为宛京内的百姓,也着实说不过去。

早早的,市井便开出一条无人通行的大道,静静等待远处的迎亲队伍。有的外乡人路过见着热闹便也凑了上来,来不及吃饭便在包子铺门口买了两个包子一面吃,一面张望着。

不谙世事的天真孩童手里拿着风车在人群中穿梭,不停的奔跑着,口中还不时传来如银铃般的笑声。母亲在后面追赶着,还不断嘱咐着“慢一些,别摔着”。话音刚落,那孩子便被路人的脚给绊了一跤,趴在了地上,风车摔了出去,吓得母亲噔噔噔几步,上前扶了起来。那孩子不记得哭反而伸手要去捡地上的风车。

正要拾起的时候却见人群涌动,开始聒噪不安。只听远处,不知何人传来一声“来了来了,迎亲队伍来了!街上的人快闪开些!”那母亲立即将孩童抱在怀中,颠了颠,企图让即将到来的热烈场面取代捡风车的念想。

远远地,一整队火红的人影渐渐清晰,像是天边的朝霞,一点点晕开,不断扩大,再靠近,照的人脸上眼睛里都是一派喜庆之色。队伍里的乐队,手里持着唢呐,铜钹皮鼓。吹吹打打,一声比一声响亮。

一曲《龙凤呈祥》让周边的少女面浮桃花,多多少少幻想着自己成亲的日子,让相扶相持的金年白发夫妻回忆起某年某月某日,与身边之人共结连理的情形。

百姓翘首踮足,簇拥观望着这场皇家的盛大婚礼。更让万千女子欣喜若狂的是队伍前方正中,那骑着一匹头戴红花的高壮白驹的英俊男子。

他一袭红袍加身,头戴红锦玉冠,金钗端端正正的将男子乌发束在里面,整整齐齐。早就没了之前的戾气。

西延皇室迎来了一场盛大的婚礼,新郎是西延太子宫玄,新娘是医女穆晚锦。

王宫内,灯火连天、红绸铺地,金花玉嵌,火燎的囍字随处可见。宫女们红衣着身,容颜娇美,手捧琉璃,忙碌的在花海里穿行。箫瑟琴鼓吹击出欢庆的节奏,美声肆无忌惮的飘飞在王宫的各个角落。

太子宫里,王公贵族们觥筹交错。只有时平王坐在酒席间安静地把玩着手上的玉扳指,时不时挑眉喝几口酒水,黑色得头发中绻着缕缕紫色。如果说宫玄是西延第一美男,那第二绝对非他莫属。他根本就不想参加什么太子的婚礼,这种应酬对他来说简直无聊得很,要不是母亲大人逼迫,什么所谓大计。

火红的空气里凝结的都是喜庆的味道,淡淡的药草气息氤氲了整个太子宫。一看就是个泡在药草堆里的女子,哪怕是盖头蒙面也让人能想象得出是个与众不同的女子。

有些事情大概不是自己所能控制的,就像那没由来的一阵风,难道还能怪罪这风儿不成?

合卺仪式的时候,风儿吹散了太子妃身上的香气,火红的盖头也顺势起了一角。就是这样的一个瞬间刚巧入了做在一旁的时平王眼中。就连时平王自己也绝对不会想到,这一瞥到底会酿成怎样的悲剧。

大婚之后,太子妃夫妇请了安欲回宫中。时平王终于看到了太子妃穆晚锦的娇容,他终于知道了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转了转手上的扳指,然后定住。

“弟妹果然是与常人不同,浑身散发的都是不俗的味道。昨日光顾着喝酒,今日特来祝贺二人。”时平王正经的说着,只是眼神却整个都落在了穆晚锦的身上。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的胆子。

宫玄怎么会看不出,时平王眼中升腾的光亮不就和当年自己眼中的别无二致。那光亮的名字叫,执着。二人目光交汇之时,他分明感受到了。他和他一样,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是一个人,穆晚锦。

“多谢表哥的祝贺,我们就在此谢过了。”宫玄冷漠的道了谢,带着不明就里的太子妃离开了太后寝宫。

时平王展开手心,接了几瓣落花,捏碎。嘴角不易察觉的上扬了几分。

王位,我要定了。

若说太子宫玄是块暖玉,那么时平王就是一把钝剑,一旦磨好就会锋利无比。两年,他用了两年的时间成为一把利剑。

此后的几个月,时平王府上出现大量巫祝道士却又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只不过皇宫里却莫名其妙多出一位法师,专门为皇帝炼制丹药。据说,有长生不老之功效。

几日后,时平王因引荐有功被封为边关镇远大将军。皇后似有他意,却被以妄预朝政之名幽于冷宫。一夜之间,朝堂大变。

【仗剑行,莫回望】

两年来哀帝终日沉迷美色与炼丹之间,太子宫玄多次劝诫也不曾奏效,皇后也早就幽禁于冷宫。可悲的是,那当今皇帝早被巫祝洗了心智,除了丹药再不闻他物,哪怕是当初那个他深爱的女人也不过如此。试问,人世之间到底什么才能算是永恒。

是夜黑得诡异,竟是连点点星光也未曾有。宛京城内还是一派安详,淡淡的桃花香气飘入城墙,笼了一层粉色纱雾。

“宫玄,天下的百姓现在都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阿锦有时真的是憎恨自己是个女儿身啊,空怀一身医术又能如何,这偌大的天下又该怎样医治?”

穆晚锦窝在宫玄的臂弯里,很温暖。只是她的心中总有不详的预感,好像宫玄马上就要离她而去,而这种温暖她便再也感受不到了。她被自己的内心的想法吓了一跳,摇了摇头更加用力地抓紧了宫玄的衣襟。

宫玄温柔的揉着她的头发,和当初一样。宫玄内心更是清楚的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了,只是他只想那一刻不要那么早的到来,他的妻子他的孩子。可是身为太子的他终有守护这天下的责任。各怀心事的二人就这么紧紧的拥着,时间好似就这么静止了。

漆黑的夜里偏偏划过一团红光,照得城墙一片火红。终于还是天降异象,老天也不忍心看这西延继续堕落了。

穆晚锦默然盯着夜空红蛇般的火光,转头迎上的便是一双目光坚定的眸子。她懂,她一直都懂。

“殿下,殿….殿下,皇上他,他崩了…”宫人怯懦的在太子宫外喊着。

“什么,父皇…怎么会?一直妄想长生不老的,怎么会…”宫玄踉跄着朝永和殿方向跑去,穆晚锦看了熟睡中的容容和阿颜,俯下身子亲了她们的稚嫩的小脸蛋,睫毛上沾了几滴泪水。这一劫终究是躲不过了。

壬庚三年,西延康宁八年四月十二日,哀帝驾崩,太子宫玄即位。

两年未曾露面的时平王也回来了,带着的是随行的几万大军。他,要逼宫。

闻哀帝驾崩,太后终于出了冷宫。望着那一树的桃花凄然一笑。

“宫玄,我和你的父皇就是相识于这桃花林中,城内现在如此之多的桃花也只因了我的喜欢。可是,谁会想到如此之下场,本来的好君王竟然也听信贼人谗言,偏痴了那长生不老。难道我陪着他一起慢慢变老不好吗?”她终究是埋怨了他,可是哪怕是如此也没有想过他会离开她呀。

“还好,他终究是葬在了桃花盛开的季节,让他先去闻着桃香等着我吧。皇儿,你的父皇不听我的提醒,时平王一家早就在觊觎这个王位,我们西延的未来就只有你了。”说罢便进了桃花轩。从此吃斋念佛保佑家国平安。

旦日,宫玄下令杀了那巫祝。原来他是时平王派来的奸人,就是等着有朝一日先帝驾崩直攻宛京。宫玄忙完继位大典之后,便身着戎装出现在了穆晚锦的面前。

“阿锦,对不起,你的后位都来不及册封我就要离开你上战场了。我知道你早就料到如此,可是我却没有想到这一刻会来的如此之早…”宫玄还想说些什么,确早已无法出声。樱红柔软的唇早就吞了他“对不起”的字眼,小舌轻轻地撬开牙齿大胆的缠绕。宫玄一惊,立刻抱紧她,深情地回应着她。什么国家天下,早就烟消云散,有的只是他和她。

“嘘,我什么都不想听。”她手指玩弄着他耳后的几缕发丝。轻声:“我和孩子等你回家。”

宫玄身披玄色铠甲,漆黑的头发高高束起,风中飞舞的黑色绿萝纹路的发带,是先前阿锦一针一线绣出来送给他的。他脸上依旧是宠溺的表情,模糊中好似回到了两年前,那个傻笑的纯真少年,那个追着自己跑的蓝衣男子,身上浸满檀香的香气,就是这香醉了人心。

此刻的他身上是庄严而又神秘的龙涎香,一样令人沉醉。修长的手指紧握佩剑,冰冷的光芒反射到阿锦的脸上,显得她愈发的明丽动人。阿锦拿起头盔缓缓的给宫玄戴上,多么希望时间可以慢一点,再慢一点。宫玄甩了甩了头顶的的盔缨,做了个极其夸张的杀敌动作。

“阿锦,看孤王有没有很英俊?”

阿锦掩面笑着:“我们家的皇帝要是这个样子去打仗,大概会不战而胜啊,敌人笑都笑死一批啊,哈哈…”

趁着穆晚锦笑容未消,宫玄带着部下和阿锦告了别。阿锦站在城门中央,看着一片红色盔缨中最前面的那个,骑着枣红色的宝马,杀气渐渐浓重起来。

淡粉色的薄雾醉了城池,依然掩盖不了的是刀剑冰冷的碰撞与血液飞溅的腥腻。漆黑的空中血红色火光充斥,凝着空气中的血气,下一秒就要逼近心脏。

回到耀祥殿,阿锦看着两个孩子正在在榻上打闹。看到娘亲回来,俩人争着咿咿呀呀起来:父皇,父....皇。想到昨晚宫玄站在皇儿榻前的神情,想抱又不敢抱的迟疑。他是帝王,也是个父亲。

【不说再见,不诉离殇】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刺眼的黄光夹杂着一抹惊心的绯红,一如那战场上千人的赤血,妖娆,而又美艳。

宫玄终于打了一场胜仗,只是军队却损失惨重,到处都是红缨随风飘荡,只是马上之人挺拔刚俊,手握长枪,战威无声自露,统摄一军。

嘴角带着些许鲜血,久日沙场的皇帝脸上早就没了太多的血色,此时此刻身上的盔甲早就和平常的士兵无异,只是那一身的天子之气便是谁也无法复制的。檀香,龙涎香全部都被浓重的血气掩盖,任谁都可以想象战争之可怖。

“阿锦,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多日未曾有过太多表情的宫玄,此刻脸上竟是五味杂陈。“你知道这里有多危险么,你怎么敢来的,路风呢,他是怎么保护你的!”说着便要拔剑,所有表情话语都汇成了最后一秒的怒气。怎么能,怎么能让他最珍惜的人处于这种水深火热之中。

“皇上,是臣妾自己骑马偷跑过来的,不管路风的事,要惩罚就罚我吧。”默默的从衣袖中拿出一个香囊,一阵一线绣着的是睡莲的图腾,散出的确实勿忘我清淡的香气,花香药香萦绕融合,定心定神。

“临走的时候,你忘记了这个,我便思前想后还是想要亲自送来给你系上。我很想你,很担心你。”手指轻触香囊,“停战的时候总要好好睡一觉吧,一看你就没有休息过。”又伸手欲触那嘴角的鲜血。

宫玄反钳住她的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她,怒意未消:“那也不应该来这里啊,看我如何惩罚你才好呢?”温热的气息洒在穆晚锦的脖颈, 不堪。

穆晚锦不愧是一代医女,营帐里好些受伤严重的将士都奇迹般的被她医好。她看着双手的鲜血,看着受伤的将士。这些人,哪一个不是家里的支柱。她,痛恨战争。

“报….皇上,不好,时平王突袭。”

宫玄拿起袍子就披到了她身上。

“阿锦,你快些回去,京中现也不安全。你赶紧回去安排好两个孩子和额娘。我在这里布置后面的战事。”

“皇上…皇…臣妾会回去的,可是你答应我,一定要回来,不然,我会一直等下去。”

“我当然会回去,傻姑娘。以往都是阿锦目送我离开,这一次换孤来送你好不好。”

路风带着穆晚锦从密道逃走,一同带走的还有封后的诏书。穆晚锦知道自己身上也有很大的重担,必须要安全的回去主持宫中大局。

周围都是红色曼陀罗的香气,滴进瞳孔的血红丝丝晕染。沙场上冒着血气,没有凝结的温度挑战着场上的每个士兵。

“皇帝表弟,真是对不起。其实你这个王位我并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我想要。穆晚锦。而得到她的方法却只有这一个。这辈子,我想要的就只有这一样呢。”冷冷的笑容凝固在空气。

宫玄没有说话,拿起长枪便策马奔去。刀光剑影和猩腻的血气催生着曼陀罗烧了整个沙场,修罗场一样的景象。

终于宫玄还是不敌那几万大军倒在了血泊之中。

“表哥,皇位给你,不…不要动阿锦好不好….”

“宫玄,你听着,我说了,我不要什么皇位,我只要她。我会让她爱上我的。”时平王抓着奄奄一息的宫玄厉声说。

“哈哈,表…表哥,她是我的皇后,即便是我死了,你..你也得不到她。你不配。”时平王恼羞成怒,一剑插入宫玄左胸。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不知她那边看到的太阳,是不是也是这样的血红呢?不知道容容和阿颜有没有想父皇呢?眼前跳舞的是你么,阿锦,你怎么又像以前那样来逗我了?阿锦,我好困,你还在等我么。对不起,我回不去了。

香囊不知什么时候裂开了口子,勿忘我的花瓣全都散了出来,飘了满天。

共 811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曲颇有渊源的《菩提雪》本身就很有味道,在作者的巧心编织下,竟然形成了如此感人的爱情故事,实在令人佩服作者驾驭语言的高超本能。一株青莲带着前世的记忆转世,只为了寻找前生苦苦等待的人。而晚锦与宫玄一波三折的爱情故事放在战争时代来展开,更增添了故事的悲剧色彩。小说语言优美细腻,颇有古风,细节描写极其生动,人物形象更是在丰富的语言描写中丰满起来。成也红颜,败也红颜。时平王夺位的初衷也只是为了讨红颜的欢心罢了,而他所背负的罪名却是千古的。小说构思精巧,结构安排上更见曲折,以倒叙,插叙等多样的叙述方式来介绍故事的情节,而且运用自如,丝毫不见生涩,足见作者文笔功底之深。倾情推荐阅读,感谢赐稿江南,期待你的更多佳作。[责任编辑:梦海晴空]

1 楼 文友: 2015-12-01 11: 1: 7 很棒的小说,很感人的故事,欣赏并学习了,问好新朋友。

2 楼 文友: 2015-12-01 14:44:0 感谢晴空的编按~ 一丛木,一串花,一味药。

 楼 文友: 2015-12-01 16:20:42 很精彩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一波三折,欣赏阅读,问好作者,感谢赐稿江南

回复  楼 文友: 2015-12-01 17:42:15 谢老师欣赏~

4 楼 文友: 2015-12-01 19:17:17 哈哈,随便一逛就看到你的文章拉。阿蓝

回复4 楼 文友: 2015-12-01 20:15:10 事实上我本来看不粗你是谁的 看了诗就能知道是你 阿寺 好久不见

5 楼 文友: 2015-12-04 17:26:52 嘿嘿,阿蓝也是,好久不见。最近偶也各种忙啊

小儿厌食症是怎么回事
三岁宝宝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血管静脉曲张治疗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