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国务院要求推南北车合并以避海外恶性竞争1

发布时间:2019-08-14 18:00:49

避海外恶性竞争 国务委员牵头推南北车合并

陈姗姗

传了有一段时间的南北车合并再次走向高潮。

27日开盘,中国南车(601766.SH;01766.HK)和中国北车(601299.SH;06199.HK)及旗下多家上市公司纷纷停牌。

27日晚上,中国南车和中国北车陆续发布公告,并没有完全揭开谜团。两家几乎内容一致的公告称,拟筹划重大事项,股票自2014年10月27日起停牌,公司将尽快确定是否进行上述重大事项,并于股票停牌之日起的5个工作日内(含停牌当日)公告并复牌。

根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多方了解的信息,公告中所提到的“筹划重大事项”,正是酝酿将南北车合并,合并一事由国务院要求推进,并由国务委员王勇负责督办,组织制定实施方案,而要求合并背后的导火索,是两家公司在海外市场竞相压价的“恶性竞争”。

海外市场压价竞标

对于从事高技术铁路装备制造业的南北车来说,尽管国内只有这两家企业,但竞争的确激烈,尤其是近年来在海外市场,甚至可以称得上“惨烈”。

比如,中国南车就曾通过“跳水削价”攻占阿根廷市场。在此之前,国内轨交车辆出口阿根廷市场,基本由中国南车的“对头”中国北车掌控。

2012年下半年,阿根廷政府宣布购买新的城轨车辆,用以更换出事故的萨缅托线现有列车。中国北车、阿尔斯通等七八家国内外公司均向阿方报价、参与竞标。

彼时,阿根廷市场主要是中国北车的“势力范围”。在阿根廷政府的最新竞标中,北车首轮239万美元/辆的报价,与国外对手相比也显得性价比较高。

让北车没想到的是,在这一轮竞标中,此前从未碰过阿根廷市场的中国南车突然“杀”了进来,并且在竞标的第一包就报出了127万美元/辆的低价,这个与北车相比降幅近50%的报价,令阿根廷招标方非常震惊,随即要求第二包的竞标价格不得超过127万美元/辆。

无奈之下,北车在第二包也报出了126万美元/辆的低价,而南车的报价却更低,只有121万美元/辆。最终,南车凭借价格优势,拿下了这次竞标的两个包。

“最近几年,类似阿根廷市场杀价的情况,南北车竞相开拓的海外市场并不少见。通过价格战抢市场,虽然还能获得一定的利润,但也缩小了利润空间。这样的情况一度遭到高层领导的批示批评,称应该减少恶性竞争和资源浪费,形成一个拳头对外。”一位轨道交通行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指出。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外的很多轨道车辆制造强国,一个国家都只有一家轨道交通制造企业,比如德国是西门子,法国是阿尔斯通。

合并不易整合难

不过要想合并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目前,南北车的资产均超过1400亿元,年营收均接近1000亿元,旗下还都有多家子公司,生产高铁、客车、货车以及其他非铁路车辆板块,很多业务板块还相似并非互补,以哪家为主体进行合并,如何平衡双方利益,都将是复杂的方案。

与此同时,两家集团旗下均有A股和H股的上市公司,其中中国南车除了在A股和H股整体上市,旗下还拥有时代新材(600458.SH)、南方汇通(000920.SZ)、时代电气(03898.HK)等多家上市公司。

有分析师就对本报记者指出,由于两家企业都有A股、H股的上市公司,要合并会涉及现金选择权,上百亿的市值要换股,将是很大手笔。此外,一旦两家公司合并,从行业角度看轨道交通尤其是高铁制造相当于只有一家公司,反而可能会影响竞争效率和技术进步。

“如果合并,最终还是要提升中国高端装备制造业的水平,向西门子等一流企业看齐。”一位铁路行业内人士对记者指出,过去几年,南北车的营业收入都在成倍增长,但与庞巴迪、西门子及阿尔斯通等相比,在技术、质量、制造以及国际轨道交通装备市场份额方面仍有差距,如何在合并后创造更大的协同效应,而不是行政命令下的整而不合,是南北车合并所需要深入考虑的。

上周五,中国北车收报6.45元,涨0.94%;中国南车收报5.8元,跌1.53%。而截至停牌前,中国南车A、H股总市值为800.40亿元、159.69亿港元,中国北车A、H股总市值为793.35亿元、156.39亿港元;时代新材、南方汇通总市值分别为80.51亿元、55.83亿元。

(第一财经日报)

血栓是怎么治疗
孩子不爱吃饭
血栓症状有哪些
血栓手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