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农民工被欠千万百人签名按手印讨薪图

发布时间:2019-10-09 22:32:03

  农民工被欠千万 百人签名按手印讨薪(图)

  满是农民工红手印的讨薪材料(1月6日摄)。年关临近,在黑龙江省庆安县打工的350多名农民工因无法拿到上千万元被拖欠的工资款而无法返乡过年。他们拿着按有红手印的联名讨薪材料,不断到县政府等部门讨要属于他们的工资款。调查发现,当地监管部门在农民工工资保障金上玩“花样”、使当事企业逃避监管;而主管理部门更是违规发放施工许可证,将农民工的利益置于末端。

  庆安县润泽园小区某工地用工明细表(1月6日摄)。年关临近,在黑龙江省庆安县打工的350多名农民工因无法拿到上千万元被拖欠的工资款而无法返乡过年。他们拿着按有红手印的联名讨薪材料,不断到县政府等部门讨要属于他们的工资款。调查发现,当地监管部门在农民工工资保障金上玩“花样”、使当事企业逃避监管;而主管理部门更是违规发放施工许可证,将农民工的利益置于末端。

  1月6日,农民工哭诉自己的讨薪经过。年关临近,在黑龙江省庆安县打工的350多名农民工因无法拿到上千万元被拖欠的工资款而无法返乡过年。他们拿着按有红手印的联名讨薪材料,不断到县政府等部门讨要属于他们的工资款。调查发现,当地监管部门在农民工工资保障金上玩“花样”、使当事企业逃避监管;而主管理部门更是违规发放施工许可证,将农民工的利益置于末端。

  庆安县润泽园小区在售楼处张贴的建楼手续(1月6日摄)。年关临近,在黑龙江省庆安县打工的350多名农民工因无法拿到上千万元被拖欠的工资款而无法返乡过年。他们拿着按有红手印的联名讨薪材料,不断到县政府等部门讨要属于他们的工资款。调查发现,当地监管部门在农民工工资保障金上玩“花样”、使当事企业逃避监管;而主管理部门更是违规发放施工许可证,将农民工的利益置于末端。

  庆安县劳动监察部门保存的农民工工资保障金收据(1月7日摄)。年关临近,在黑龙江省庆安县打工的350多名农民工因无法拿到上千万元被拖欠的工资款而无法返乡过年。他们拿着按有红手印的联名讨薪材料,不断到县政府等部门讨要属于他们的工资款。调查发现,当地监管部门在农民工工资保障金上玩“花样”、使当事企业逃避监管;而主管理部门更是违规发放施工许可证,将农民工的利益置于末端。

  庆安县主体建筑刚封顶的润泽园小区(1月6日摄)。年关临近,在黑龙江省庆安县打工的350多名农民工因无法拿到上千万元被拖欠的工资款而无法返乡过年。他们拿着按有红手印的联名讨薪材料,不断到县政府等部门讨要属于他们的工资款。调查发现,当地监管部门在农民工工资保障金上玩“花样”、使当事企业逃避监管;而主管理部门更是违规发放施工许可证,将农民工的利益置于末端。

  1月7日,农民工在庆安县劳动监察部门反映情况。年关临近,在黑龙江省庆安县打工的350多名农民工因无法拿到上千万元被拖欠的工资款而无法返乡过年。他们拿着按有红手印的联名讨薪材料,不断到县政府等部门讨要属于他们的工资款。调查发现,当地监管部门在农民工工资保障金上玩“花样”、使当事企业逃避监管;而主管理部门更是违规发放施工许可证,将农民工的利益置于末端。

行业资讯
药膳食疗
科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